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经电视滚动新闻

[中经在线访谈]穆迪“唱空中国”市场为何置若罔闻?

2017年05月26日 22:46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经在线访谈。5月24号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3下调至A1,这是该评级机构近三十年来第一次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对此我们特别邀请了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会计标准战略委员会委员、著名会计专家、资深注册会计师张连起给大家做一些分析和解读,首先欢迎张老师的到来。张老师,首先请您从专业的角度给我们解读一下,穆迪将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Aa3下调至A1这样的一个情况,它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同时这是一份什么样性质的报告,能否给我们解读一下。

  张连起:好的,穆迪是一家评级公司,只要有上市公司它就可以给评级。那么国家,每个主权国家主权信用也可以视同为上市公司,相当于地球上的上市公司,也是可以评级的。问题是怎么评?你的参数、你的模型、你的数据、你的假设依据是什么?带不带有小鼻子、小眼儿那种有色眼镜?你还是客观公正?这个是最后得出来的结果是云泥之别,那是差距很大的。应该说穆迪给中国评级原来它一直在两个A之间,Aa3,就去年的Aa3。它把这个展望评成了负面,今年是完全降低这个级,变成了A1了。相当于这个学生考试,你有优良中差,每一个级别它还细分,就是每个级里头,3个A里头来分几个档,两个A里头还分几个档,一个A里头分了几个档。现在就是把我们的A,把我们归到一个A里头,A1基本上是中性。

  中性的概念是什么呢?就是相当于,对一个借债,说本金安全性还可以。但是未来还本付息的能力令人产生怀疑,是这么一个概念。相当于你考试成绩,原来你本来你的实际成绩,你是优。但是给你评了个中,是这么一个情况,评了个中。

  主持人:那么穆迪为何选择这样一个时间点会出具这一份报告呢?能否给我们解读一下?

  张连起:对,国际一些国际比较公正的人士,或者组织。你包括瑞银还有其他一些组织都提到了,说感到吃惊。因为今年一季度包括今年上半年以来,这个中国经济一系列的数据都出现了这个超出预期,基本向好,稳中有进。

  穆迪它本来就做的生意。它给中国评判了以后,给你评成级别降低,A1级。实际上对于我们,因为它马上有26家金融机构,包括国有企业,包括走出去。你的融资成本,你的发展成本就高了,实际上给提供一些麻烦,提供一些障碍。

  评级相当于一个温度计,你应当这个温度到底是多少呢,别人说我现在是20度,那你应该大体上应该是在这20度左右,你有一个判断。如果我现在是25度,你大体有个判断,30度,总之你应该上下用中国话说八九不离十,你不能说我们现在这个温度,我们二十五六度,你认为十八九度,那就不靠谱了,那就等于是你这个偏离了。

  主持人:好的,那么在穆迪出了这样一个评级报告之后呢,周三离岸人民币短线跳水近70点,触及了6.89的关口。但是债权市场反应相对比较平淡,那么在一开始的飙升之后,基准的五年期国债收益率又回到了3.8%的附近,那么对市场这样一个反应,您是怎么看的呢?

  张连起:对,一方面看到这个穆迪这个报告评级肯定是对一些,因为确实出现了一个短期的一个振动。毕竟它们三家包括穆迪在内的有垄断地位,它凭借上面的垄断地位,然后评出一个报告来,以貌似客观公正的角度来评价,容易会扩大对中国中远期的一些疑虑和分析和担忧,对经济市场可能有一些影响。但是毕竟大多数的国际组织和真正了解中国的,或者说了解过去他们做了什么,都很了解。我想得出的结论可能是相反的,因为基本上没有对过。过去三十多年没有怎么对过,中国经济好的时候,原来都是两位数增长,它也刻意压低,也不是在3A,也是两个A的这个区间。

  那么我们稍稍有点经济的这种放缓,他又开始唱衰,唱空。我想实际上就像一些国际组织评论的时候,说这个时机和这个时间段,这个窗口令人吃惊。但是大多数的国际组织包括国际的一些市场,他真正了解中国,他知道我们的动力是什么,内在动力、创新动力,中国的这个创新驱动的能力,我们现在的这个动能转换,结构优化,转型升级,加快发展。

  而且我们经济有韧性,所以东方不亮西方亮。就是暗了南方有北方,暗了北方有南方。就是我们的国家面积大韧性,腾挪的空间大。

  这样的客观规律,经济规律,经济事实是挡不住的,如果你没看到这一点,你看到了一些现象,是盲人摸象,是刻舟求剑。

  主持人:我们还注意到其实这并不是国际评级机构第一次下调中国主权信用的评级。那么在2013年4月呢,惠誉国际这样的评级机构也将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AA减降到了AA加,在1999年的10月标普也曾下调了中国的信用评级。那么这三次下调都没有对市场构成明显的冲击,但是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市场对境外机构的评级反应不敏感呢?那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

  张连起:不能说不敏感,只能说呢,就是一些国际上的评级机构,主要有三家。标普、穆迪、惠誉等等,给我们造成一些麻烦。随着中国我们现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走出去,融入国际的这个更高水平的国际合作,更精细化的分工。在国际分工中呢,中国地位越来越明晰。那么这些评级影响越来越大,因为你只要不闭关锁国,你更多的参与国际分工,然后拓展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水平,包括我们“一带一路”走出去等等。

  这样呢实际上都对我们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因为你成本变高了,发展程度变高了,你的信用变低了,这应该说是跟西方的一些评级机构刻意压低有关,这些反思就是我们一方面我们要尽快的参与到国际评级治理体系中去,要有自己的声音,你要让他们了解更的的事实。同时也要有更多的手段,你行动对行动,不能简单的是解释。

  主持人:那么我们知道其实解读经济现象,数据最能反映真实问题。那么请张老师用中国经济财政方面的相关数据来回应一下穆迪的这份报告吧。

  张连起:我的一些统计数据都很清楚,你比方说我们一季度GDP增长6.9%,同比加快0.2个百分点。我们的财政收入增速1到4月份,全国财政收入增长11.8%,同比加快3.2个百分点,是2013年以来的同期最高数。

  我们的规模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8.3%,就是今年1到4月份,这个比喻非常大。就两位数,而且是大两位数,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今年呢1到4月份,我们的一些去年的一些去产能取得明显的成果。

  另外大宗商品的价格,钢铁和煤炭价格上去了,那就是工业的指数,景气指数回暖,PPI指数出现了54个月以后的的由负转正。还有一些具体指标,比如说我研究的上市公司的一些实体经济的一些指标,资产负债表、利润表。从这些方面看,今年1到4月份,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的基本向缓的趋势,也就是说L型这个底不仅仅是更加稳固驻牢了,而且有进一步的稳中有进,稳中向好、质量得以提升。

  还有一个是负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是56.2%,负债率下降了,同比下降0.7个百分点。像这些数据,都是非常扎实的数据,有说服力的。 正在这么一个阶段,结果它发了这样一个负面评级,因为跟事实南辕北辙,所以我想说的就是这样。

  主持人:那么关于穆迪的这份评级报告,从客观角度上讲,它确实反映了一些问题。但是很多方面它也有失公平,那么作为我们来说,如何来面对这样的一份报告,有什么样具体的措施呢?

  张连起:对,应对这样的国际评级机构不公正的,不客观的,不公允的这样的评价,这可能对我们提出了一个课题。一方面我们得有应对的手段,不能老是在事后光解释。你无视不行,你不Care也不行,你光解释也不行。为什么不行呢?你吃眼前亏啊,容易吃眼前亏。因为它给你评了造成影响了,它说你成绩考得不好,本来你挺好,你这个荣誉、名誉、这种博弈它发了个先手棋。所以我们得有一些措施,我认为第一个呢,得沟通,得斡旋。提前要寻找战略现机,不能让它主动的出招给我们造成很被动的。

  第二个呢,我们也要有对等行动,限制相关机构的恶意评级,限制企业在中国机会中的未来的潜在利益。让他们意识到呢,你这样你找麻烦,我不高兴了。我不高兴以后呢,你未来得不到什么好处。让它深刻的意识到,不仅仅是在主权性评级方面,还包括其他的金融企业等等相关的评级方面。

  我觉得第三,就是我们要推进国际评级体系的治理,你要发展自己的评级机构。我们这个评级机构现在看起来还比较弱,国际影响力还不够。但是呢这个过程要加快,要有一种,你要有声音,至少能有一种对冲的声音。不至于认为因为它确实三家评级机构占了97%的市场,那几乎呢其他声音都是微弱的,毋庸置疑的。

  那么它这个声音过大了,但是不是声音大就是正确的,也不是声音大就是真理,这一点毫无疑问。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有一本书叫《中国正在崩溃》,好像是这个书名,好像叫《中国崩溃论》吧。给了中国一个机会什么呢?我们埋头跋涉,砥砺奋进。中国经济呢越过了一个一个的难关,现在保持了一个原来是高速增长,现在是中高速增长。过去三十多年如果平均起来达到9.7%,在世界的这个经济体中,我们是一枝独秀,经济总量现在超过了11万亿美元大关,这个事实就在那摆着,铁证如山啊。

  主持人:好的,那么今天非常感谢张老师能够作客我们中国经济网,也感谢观众朋友们能够收看中经在线访谈的本期节目,欢迎您的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韩蕊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