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疫后发展"小目标"|巴中特快|走廊记录者|中巴经贸热线|专线直击·出海|巴基斯坦人在中国|中巴经济走廊发现之旅|中巴农业与产业合作|专题|

美联储纪要公布 穆迪:未来两年美国经济衰退几率约为50%

2022-05-27 09:02 来源:新华网  

编辑推荐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140554)
微信图片_20210901143254.png
01.png

美联储纪要公布 穆迪:未来两年美国经济衰退几率约为50%

2022-05-27 09:02 来源:新华网
  据新华社华盛顿消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5月25日公布的5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面对通胀持续高企的局面,美联储多数官员认为在接下来的多次例会中都可能会有50个基点的加息。
 
  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在5月3日至4日的货币政策会议上认为,通胀风险持续存在,委员会高度关注通胀“上行风险”。同时,企业继续受到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瓶颈限制,多项指标显示劳动力市场非常紧张。纪要显示,多数与会官员认为,在未来几次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可能都是合适的。此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表示,委员会成员普遍认为,未来几次会议中应讨论进一步加息50个基点的议题。
资料图片:2018年9月26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在华盛顿出席新闻发布会。 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不过,此后加息路径似乎尚未明朗。美联储“鹰派”官员代表、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詹姆斯-布拉德呼吁美联储今年将利率提高到3.5%左右,这意味着今年每次会议都可能将利率上调50个基点。费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帕特里克-哈克、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查尔斯-埃文斯等官员则认为通胀或将放缓,美联储可能在9月会议上恢复25个基点的传统加息幅度。
 
  近忧远虑齐困扰 美国经济“水分”多
 
  美国总统拜登日前表示,虽然美国经济面临一些问题,但相比世界其他国家,这些问题的影响更小。然而在经济学家和美国民众看来,受通胀持续高企、美联储加速收紧货币政策等因素影响,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正在上升,股市和房市泡沫破裂的警告不断涌现。长期来看,美国经济还面临贫富差距拉大、政府债务高企等结构性问题。
 
  短期:通胀失控伤民众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美国通胀约一年前就开始加速上升,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已连续7个月高于6%。今年3月,CPI同比上涨8.5%,涨幅刷新逾40年峰值;4月CPI同比上涨8.3%,仍处于高位。
 
  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是美联储关注的通胀指标。3月,该指标同比上涨5.2%。富国银行证券日前预测,今年第四季度美国核心PCE价格指数同比涨幅仍将高达4.4%。
 
  《华尔街日报》报道指出,美国通胀可能已经触顶,“但远未得到控制”。有经济学家指出,俄乌冲突带来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以及疫情持续引发的供应链中断,也可能导致美国通胀形势进一步恶化。
 
  皮尤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70%的受访美国民众认为通胀是“非常大的问题”。另据美国广播公司民调,94%的美国民众对通胀感到担忧。
 
  尽管美国白宫多次强调,通胀高企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导致的供应链瓶颈和俄乌冲突带来的价格冲击,但美国民众对于这一解释并不买账。上周发布的《政治报》—晨间咨询公司联合民意调查显示,约40%的美国民众认为拜登政府的政策对高通胀“负很大责任”,而选择俄乌冲突的民众比例仅为25%。
 
  中期:衰退阴影惊市场
 
  为遏制通胀,美联储今年3月起开启加息周期,当月宣布加息25个基点,5月初又宣布加息50个基点,创下2000年以来单次最大幅度加息,并计划从6月1日起缩减规模近9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美联储“双管齐下”,凸显加速收紧货币政策的紧迫性。
 
  但分析人士认为,美联储前期行动迟缓,误判通胀形势。在高通胀、低失业率的现状下,经济实现“软着陆”难度很大,衰退不可避免。
 
  美联储前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考虑到通胀的严重程度和失业率水平,美联储不太可能使经济实现“软着陆”,其政策带来的结果可能是经济衰退。
 
  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指出,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很高,而且还在上升,预计未来24个月美国经济衰退几率约为50%。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则认为,美国经济可能在未来一两年内进入一段“滞胀期”。
 
  美国企业研究所经济学家德斯蒙德-拉赫曼告诉新华社记者,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似乎已经刺破股市泡沫。今年以来,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下跌近20%,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幅已达25%以上。加上债券市场和加密货币市场的下跌,估计美联储货币政策紧缩已致使家庭财富缩水约12万亿美元。
 
  拉赫曼认为,美国家庭现阶段将削减消费,这增加了经济衰退的可能性。“这是我们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因为工资涨幅跟不上通胀,家庭已经在削减开支了。”
 
  知名投资者杰雷米-格兰瑟姆日前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警告,在抵押贷款利率上升之际,美国房地产市场崩盘对经济的危害程度将远远超过股市下跌
 
  长期:结构问题再恶化
 
  美国经济的长期风险还包括贫富差距拉大、政府债务高企等结构性问题。
 
  美国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24日发布的研究结果显示,1979年,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收入占比为8.9%,而2018年这一比例升至16.4%,贫富差距显著扩大。
 
  虽然拜登多次提议要征收“富人税”以及对企业加税,但这些提议在美国国会并未获得大范围支持。
 
  此外,美国政府债务不可持续的风险也在增大。今年早些时候,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突破30万亿美元大关,已大大超过去年全年约23万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
 
  美国彼得-彼得森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彼得森对此表示,联邦政府债务不断累积是国会民主、共和两党在财政问题上“不负责任”的结果。
 
  该基金会表示,随着美联储加息、美国国债利率上升,联邦政府的借贷成本也会上升。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25日发布的测算报告,利率上升和债务增加导致未来十年净利息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翻倍,该比例将从2022年的1.6%升至2032年的3.3%,远高于50年来2.0%的平均水平。基金会认为,不断膨胀的利息成本可能挤占能够推动未来经济增长的重要公共投资。(记者熊茂伶)

(责任编辑:孟令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