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韩专线直击|巴中特快|一带一路·面对面|中巴经贸热线|短视频|每周中国经济|巴基斯坦人在中国|直播|中巴经贸企业名录|专题·活动

中巴牛黄差价求证:中国1公斤60万买不到 巴基斯坦没人要

2020-10-26 09:09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一种抗疫资源,如果中国有需求,巴基斯坦能供给,结果怎样?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截至三季度末我国货物贸易增速年内首次转正。依托中国给与的米、糖等大宗商品的特殊准入,2018至2019财年,巴基斯坦对华出口18.6亿美元。在今年起正式实施的两国升级版自贸协定中,中国又给与巴基斯坦313项零关税,两国均对此给予厚望,期待巴对华出口再上台阶。但受新冠疫情影响,2019至2020财年巴对华出口降至16.6亿美元,降幅10.8%。

  巴基斯坦藏红花牛黄属道地药材

  (图注:牛黄,中国互联网资料图片)

  中巴高水平的政治关系在经贸协定中是有所体现的。中国累计与16个国家或地区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其中对巴基斯坦一国的关税减让及零关税目录共有3份。经记者初步统计,涉及中药原料的零关税目录数十种,加上2005年早期优惠关税减让中的西药品类,累计近百种。而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修订、合并后的《非首次进口药材品种目录》中,来自巴基斯坦的仅有大腹皮、槟榔、甘草、黑种草子4种。巴实际进口品类与中方优惠准入目录间为何有如此距离?

  三月茵陈,四月蒿。三月能入药的东西,四月就当草扔了,”河南省中大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跨境医药电商负责人朱红利边回答记者提问边讲述道地药材的必要性,“土壤、气候、加工方法等都会影响中药材的道地性,像河南就有道地药材药房和普通药材药房的区别,价格能差1/3。”

  朱红利毕业于河南中医药大学,在国内最早一批做中药电商,其所在公司的母公司河南保税集团是国内首个跨境电商进口药品药械试点机构。“我们现在接触的产品中‘一带一路’国家的在增多,像藏红花原产地是波斯,伊朗的藏红花就是道地药材。国内的1公斤2万,进口的只要5、6千。上海引进的藏红花,培养成本苛刻,虽然质量好一些,但收益不高,现在90%都依靠进口了。”

  “巴基斯坦也有道地药材,”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中药部主任于志斌告诉记者,“藏红花也叫番红花,许多是从伊朗和巴基斯坦进口的,都属于道地产区。最近我们想推动巴西的牛黄进口,但手续复杂。在‘巴铁’这样的友好国家,牛黄的出口有没有率先突破的可能?”

  中国人视牛黄为“软黄金”

  牛黄指黄牛、水牛干燥的胆结石。现行《中国药典》一部中对应的英文是BOVIS CALCULUS,性状表述为类球形,直径6毫米至5厘米,表面黄红至棕黄色,断面金黄色,可见同心层纹,有的夹白心。“这两年牛黄的库存有些不够了,走私的不少,现在优惠的价格也要1公斤60万人民币。”于志斌说。

  那么牛黄库存缺口又是如何出现的呢?据《中国牛肉产业分析》,受非洲猪瘟影响,近年来我国肉牛需求量增加,但养殖成本上涨致存栏量下滑,牛肉价格高位运行。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牛肉市场均价每公斤73.2元,同比上涨12.26%,全年进口166.0万吨,增长59.7%。海关最新发布的今年前三季度我国牛肉进口量已达157.2万吨,接近去年全年进口量。

  牛肉需求量大,宰杀时间就早,还没到长牛黄的年龄,”某国内企业驻外首席代表告诉记者,“中国现在不少牛是谷饲了,一般草饲的牛才长牛黄。我看过一份资料,有个研究院用X光扫描的方式,好像1000头牛里能有3头有,重量还不确定。现在中国是老龄化社会,像安宫牛黄丸这种心脑血管重症用药的需求在增加,今年也是新冠用药了。牛黄供给少,需求多,价格肯定会涨,要不说是‘软黄金’呢。”

  这位业内人士提及的安宫牛黄丸今年1月22日起进入国家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印发的试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用于神昏、呼吸急促或需要辅助通气等新冠急重症。据《国家药品标准处方中含牛黄的临床急重病症用药品种名单》,牛黄在我国主要用于42种中成药,除了安宫牛黄丸,还包括片仔癀、大活络丸等不少耳熟能详的名字。

  巴基斯坦没人关注牛黄的存在

  FAUJI肉业是巴基斯坦数一数二的肉类加工企业,伊利曾在2018年考虑收购其关联公司FAUJI食品。今年1月初记者在FAUJI肉业位于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工厂采访时,曾用“GALLSTONE IN BEEF(牛体内的胆结石)”的表述询问巴基斯坦前准将、现FAUJI肉业母公司FAUJI Fertilizer Bin Qasim人力管理负责人Abdul Rehmen。Rehmen起初没明白记者指什么,当听到GALLBLADDER(胆囊)一词后,Rehmen说:“牛胆囊好像是有人要的”。

  (图注:2020年1月4日中国经济网记者在FAUJI肉业位于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工厂采访。张鹏摄)

  近日巴基斯坦大鸟集团董事长、临床兽医学博士穆罕穆德·穆斯塔法·卡曼尔接受记者书面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在巴基斯坦没人关注牛黄的存在,屠宰场几乎没人找牛黄,但确有少数人明白它的独特价值,收集胆囊分泌物。现在巴基斯坦处于口蹄疫控制标准的第二阶段,发病率显著下降。巴基斯坦应该记录牛黄的情况并开展调查和检测。”

  据媒体报道,去年中巴已签署口蹄疫免疫区协议,巴基斯坦将从免疫区第二阶段过渡到第三阶段以控制消灭口蹄疫,并通过疫苗接种达到这一目标,对此中方提供技术支持。新冠疫情前,巴食品安全研究部联秘JAVED HUMAYUN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巴合作的口蹄疫免疫区有望明年建成。”而据巴基斯坦国家银行数据,2018至2019财年巴对华冰鲜牛肉出口仅1.5万美元,2019至2020财年4.7万美元。

  以上提及的牛黄、胆汁、牛肉3种产品,据记者查阅中巴自贸协定文本,牛黄的税号最早出现在2006年11月24日签署的中巴自贸协定附件---《中方三年内关税降为零的产品清单》中,而今年升级版中巴FTA附件---《中国关税减让表》中增加的正是“鲜或冷藏牛肉”和“胆汁,配药用腺体”。

  为进一步求证,记着近日采访巴基斯坦驻华使馆商务参赞巴达尔·乌·扎曼时摘录了牛黄和胆汁的海关HS码及去年底中国的牛存栏量9138万头。“巴基斯坦的牛存栏量和中国是差不多的,甚至略多。我们之前确实不知道牛黄,但去年下半年起好像有中国人开始接触巴牛肉协会了。据我的了解,现在牛黄的最大出口国是巴西,出口额7800万美元,之后是中国、美国、哥伦比亚和俄罗斯,而对牛黄需求最大的一是中国,一是韩国。”

  共建健康走廊 寻找复苏商机

  中国经济网去年11月曾在韩国首尔举办中、韩、巴三国间的传统医药沟通会,本月28日还将以“共建健康走廊”为题举办中巴经贸热线云沙龙,以期在携手抗疫的背景下推动医卫合作,寻找复苏商机。

  (图注:年初中国经济网记者在巴基斯坦中巴合资的牛制品公司MEHRAN BIOGEL INDUSTRIES公司采访。张鹏摄。)

  “中药材虽然有1万2千多种,但常用的也就200到400种。这是个‘隔品种如隔山’的行业,像甘肃有当归城,枸杞就是宁夏中宁,黑龙江是人参,靠一个品种就可以吃一辈子,”说起传统药材商机,朱红利也提起韩国红参,“就这一个品种做好了,疫情期也能畅销中国。”

  “一些传统中药的技艺已经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了,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但按现在的情况,这些技艺的传承逐渐缺乏原料支撑了,会慢慢萎缩吧,”上述国内企业驻外首席代表表示,“有没有可能呼吁‘特事特办’这个概念,巴基斯坦的牛黄和牛肉统筹考虑?遵从古方的角度,能不能给予一些特别的支持和鼓励?”

  “海关最担心的还是疫病的进入,所以入境之要做好风险管控,”于志斌指出,“但严卡只能助长走私,反而更不能确保药品的质量安全和疫病防控,还不如把正规渠道给大家,让你合法、合规地做。”

  “咱们国家讲中西医并重,但欧美,包括巴基斯坦,传统医学处于从属地位,中药当前与国外主流市场对不上,”于志斌继续说,“现在进口是大趋势,中医药的发展尤其在习主席的号召下,会有大前途,我们需要海外资源,国外也愿意将这些资源出口到中国。中药走出去必须有自己的渠道,咱们现在没有,要不就是借华人、华侨、老华商的渠道,根本不是主流。”

  “中医药应该足够强大了,全球没有哪个国家比咱们的中药市场更广阔。开放是相互的,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自信,先把自己开放了,你出去谈才有话语权。所以从中医药的角度说‘走出去’,首先要把‘引进来’这块开放起来,”于志斌说,“卖产品是最低端的国际化,全球资源的再配置才是我们的目标。”(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孟令娟)

(责任编辑:陈婧琳)

编辑推荐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140554)
治蝗.jpg
W020200327408235607956_258.jpg

中巴牛黄差价求证:中国1公斤60万买不到 巴基斯坦没人要

2020-10-26 09:09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一种抗疫资源,如果中国有需求,巴基斯坦能供给,结果怎样?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截至三季度末我国货物贸易增速年内首次转正。依托中国给与的米、糖等大宗商品的特殊准入,2018至2019财年,巴基斯坦对华出口18.6亿美元。在今年起正式实施的两国升级版自贸协定中,中国又给与巴基斯坦313项零关税,两国均对此给予厚望,期待巴对华出口再上台阶。但受新冠疫情影响,2019至2020财年巴对华出口降至16.6亿美元,降幅10.8%。

  巴基斯坦藏红花牛黄属道地药材

  (图注:牛黄,中国互联网资料图片)

  中巴高水平的政治关系在经贸协定中是有所体现的。中国累计与16个国家或地区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其中对巴基斯坦一国的关税减让及零关税目录共有3份。经记者初步统计,涉及中药原料的零关税目录数十种,加上2005年早期优惠关税减让中的西药品类,累计近百种。而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修订、合并后的《非首次进口药材品种目录》中,来自巴基斯坦的仅有大腹皮、槟榔、甘草、黑种草子4种。巴实际进口品类与中方优惠准入目录间为何有如此距离?

  三月茵陈,四月蒿。三月能入药的东西,四月就当草扔了,”河南省中大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跨境医药电商负责人朱红利边回答记者提问边讲述道地药材的必要性,“土壤、气候、加工方法等都会影响中药材的道地性,像河南就有道地药材药房和普通药材药房的区别,价格能差1/3。”

  朱红利毕业于河南中医药大学,在国内最早一批做中药电商,其所在公司的母公司河南保税集团是国内首个跨境电商进口药品药械试点机构。“我们现在接触的产品中‘一带一路’国家的在增多,像藏红花原产地是波斯,伊朗的藏红花就是道地药材。国内的1公斤2万,进口的只要5、6千。上海引进的藏红花,培养成本苛刻,虽然质量好一些,但收益不高,现在90%都依靠进口了。”

  “巴基斯坦也有道地药材,”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中药部主任于志斌告诉记者,“藏红花也叫番红花,许多是从伊朗和巴基斯坦进口的,都属于道地产区。最近我们想推动巴西的牛黄进口,但手续复杂。在‘巴铁’这样的友好国家,牛黄的出口有没有率先突破的可能?”

  中国人视牛黄为“软黄金”

  牛黄指黄牛、水牛干燥的胆结石。现行《中国药典》一部中对应的英文是BOVIS CALCULUS,性状表述为类球形,直径6毫米至5厘米,表面黄红至棕黄色,断面金黄色,可见同心层纹,有的夹白心。“这两年牛黄的库存有些不够了,走私的不少,现在优惠的价格也要1公斤60万人民币。”于志斌说。

  那么牛黄库存缺口又是如何出现的呢?据《中国牛肉产业分析》,受非洲猪瘟影响,近年来我国肉牛需求量增加,但养殖成本上涨致存栏量下滑,牛肉价格高位运行。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牛肉市场均价每公斤73.2元,同比上涨12.26%,全年进口166.0万吨,增长59.7%。海关最新发布的今年前三季度我国牛肉进口量已达157.2万吨,接近去年全年进口量。

  牛肉需求量大,宰杀时间就早,还没到长牛黄的年龄,”某国内企业驻外首席代表告诉记者,“中国现在不少牛是谷饲了,一般草饲的牛才长牛黄。我看过一份资料,有个研究院用X光扫描的方式,好像1000头牛里能有3头有,重量还不确定。现在中国是老龄化社会,像安宫牛黄丸这种心脑血管重症用药的需求在增加,今年也是新冠用药了。牛黄供给少,需求多,价格肯定会涨,要不说是‘软黄金’呢。”

  这位业内人士提及的安宫牛黄丸今年1月22日起进入国家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印发的试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用于神昏、呼吸急促或需要辅助通气等新冠急重症。据《国家药品标准处方中含牛黄的临床急重病症用药品种名单》,牛黄在我国主要用于42种中成药,除了安宫牛黄丸,还包括片仔癀、大活络丸等不少耳熟能详的名字。

  巴基斯坦没人关注牛黄的存在

  FAUJI肉业是巴基斯坦数一数二的肉类加工企业,伊利曾在2018年考虑收购其关联公司FAUJI食品。今年1月初记者在FAUJI肉业位于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工厂采访时,曾用“GALLSTONE IN BEEF(牛体内的胆结石)”的表述询问巴基斯坦前准将、现FAUJI肉业母公司FAUJI Fertilizer Bin Qasim人力管理负责人Abdul Rehmen。Rehmen起初没明白记者指什么,当听到GALLBLADDER(胆囊)一词后,Rehmen说:“牛胆囊好像是有人要的”。

  (图注:2020年1月4日中国经济网记者在FAUJI肉业位于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工厂采访。张鹏摄)

  近日巴基斯坦大鸟集团董事长、临床兽医学博士穆罕穆德·穆斯塔法·卡曼尔接受记者书面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在巴基斯坦没人关注牛黄的存在,屠宰场几乎没人找牛黄,但确有少数人明白它的独特价值,收集胆囊分泌物。现在巴基斯坦处于口蹄疫控制标准的第二阶段,发病率显著下降。巴基斯坦应该记录牛黄的情况并开展调查和检测。”

  据媒体报道,去年中巴已签署口蹄疫免疫区协议,巴基斯坦将从免疫区第二阶段过渡到第三阶段以控制消灭口蹄疫,并通过疫苗接种达到这一目标,对此中方提供技术支持。新冠疫情前,巴食品安全研究部联秘JAVED HUMAYUN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巴合作的口蹄疫免疫区有望明年建成。”而据巴基斯坦国家银行数据,2018至2019财年巴对华冰鲜牛肉出口仅1.5万美元,2019至2020财年4.7万美元。

  以上提及的牛黄、胆汁、牛肉3种产品,据记者查阅中巴自贸协定文本,牛黄的税号最早出现在2006年11月24日签署的中巴自贸协定附件---《中方三年内关税降为零的产品清单》中,而今年升级版中巴FTA附件---《中国关税减让表》中增加的正是“鲜或冷藏牛肉”和“胆汁,配药用腺体”。

  为进一步求证,记着近日采访巴基斯坦驻华使馆商务参赞巴达尔·乌·扎曼时摘录了牛黄和胆汁的海关HS码及去年底中国的牛存栏量9138万头。“巴基斯坦的牛存栏量和中国是差不多的,甚至略多。我们之前确实不知道牛黄,但去年下半年起好像有中国人开始接触巴牛肉协会了。据我的了解,现在牛黄的最大出口国是巴西,出口额7800万美元,之后是中国、美国、哥伦比亚和俄罗斯,而对牛黄需求最大的一是中国,一是韩国。”

  共建健康走廊 寻找复苏商机

  中国经济网去年11月曾在韩国首尔举办中、韩、巴三国间的传统医药沟通会,本月28日还将以“共建健康走廊”为题举办中巴经贸热线云沙龙,以期在携手抗疫的背景下推动医卫合作,寻找复苏商机。

  (图注:年初中国经济网记者在巴基斯坦中巴合资的牛制品公司MEHRAN BIOGEL INDUSTRIES公司采访。张鹏摄。)

  “中药材虽然有1万2千多种,但常用的也就200到400种。这是个‘隔品种如隔山’的行业,像甘肃有当归城,枸杞就是宁夏中宁,黑龙江是人参,靠一个品种就可以吃一辈子,”说起传统药材商机,朱红利也提起韩国红参,“就这一个品种做好了,疫情期也能畅销中国。”

  “一些传统中药的技艺已经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了,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但按现在的情况,这些技艺的传承逐渐缺乏原料支撑了,会慢慢萎缩吧,”上述国内企业驻外首席代表表示,“有没有可能呼吁‘特事特办’这个概念,巴基斯坦的牛黄和牛肉统筹考虑?遵从古方的角度,能不能给予一些特别的支持和鼓励?”

  “海关最担心的还是疫病的进入,所以入境之要做好风险管控,”于志斌指出,“但严卡只能助长走私,反而更不能确保药品的质量安全和疫病防控,还不如把正规渠道给大家,让你合法、合规地做。”

  “咱们国家讲中西医并重,但欧美,包括巴基斯坦,传统医学处于从属地位,中药当前与国外主流市场对不上,”于志斌继续说,“现在进口是大趋势,中医药的发展尤其在习主席的号召下,会有大前途,我们需要海外资源,国外也愿意将这些资源出口到中国。中药走出去必须有自己的渠道,咱们现在没有,要不就是借华人、华侨、老华商的渠道,根本不是主流。”

  “中医药应该足够强大了,全球没有哪个国家比咱们的中药市场更广阔。开放是相互的,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自信,先把自己开放了,你出去谈才有话语权。所以从中医药的角度说‘走出去’,首先要把‘引进来’这块开放起来,”于志斌说,“卖产品是最低端的国际化,全球资源的再配置才是我们的目标。”(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孟令娟)

(责任编辑:陈婧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