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韩专线直击|巴中特快|一带一路·面对面|中巴经贸热线|短视频|每周中国经济|巴基斯坦人在中国|直播|中巴经贸企业名录|专题·活动

【中巴百企疫后小目标】吴文斌:小农种植阻碍智慧农业落地 每个果子都有“身份证”

2020-08-28 09:28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在智慧化果园里,每棵树都有自己的档案,这棵树哪年种的,今年交了多少水,用了多少肥,打了多少药也清楚,未来做农产品的品质的溯源也更容易。现在很多地方水果上都会印二维码,可以查到它是哪里产的、谁产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农业科学院智慧农业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吴文斌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采访时说道。

  吴文斌表示,我国农业生产近年都在不断丰收,但最大的问题就是伴随着大量的环境破坏和资源浪费。“我们的劳动生产效率,资源利用效率和土地产出率是不高的。这就需要我们引入新的信息技术的手段,对传统农业进行改造。另外我国信息化发展也到了一定阶段,可以把数字技术和农业产业结合,未来的农业的发展方向一定是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 ”

   

  图为智能巡田机器人果实实时识别与检测画面 由吴文斌供图

  “智慧农业这个概念早在14年以前就已经提出了,直到17年左右才全面发展起来。”吴文斌告诉记者,从17年开始,农业农村部就在农村对数字农业进行试点。“国家每年投入三四个亿的经费来做智慧农业的试点建设,然后通过点带动面的发展。全国涉农的高校、科研单位也在围绕智慧农业的关键技术做各种研发和创新,提供科技供给能力。” 

  吴文斌认为,智慧农业真正的落地必须要企业来介入。“企业像我们熟知的阿里巴巴、腾讯都在纷纷布局智慧农业。 互联网企业有一个优势就是他们对信息技术的发展是很清楚的。另外他们对市场需求把握的是特别好。通过这种需求消费端去引领、改造我们上游的生产端,就形成了精准的产销对接。” 

  “举个例子,阿里巴巴它要卖蔬菜,他就在山东建一个产地仓,按照我的需求和标准生产后,很快就能进入阿里巴巴的冷链物流,后续可以直接进入它的电子商务平台进行销售。”吴文斌举例道。“企业的参与让整个智慧农业产业都活了,就能形成政府引导、科研单位技术支持、企业主导、农户参与的市场化运作方式,推动整个智慧农业的发展。”

  

  图为果树电子“身份证”号示意 由吴文斌供图

  吴文斌告诉记者,前几年农民对智慧农业的接受度不高,觉得信息技术好看不好用。“随着这么多年的发展,通过试点示范让数字技术的效果发挥出来之后,农户的接受程度在不断的在提升。” 

  对于数字农业为农民带来的好处,吴文斌列了四点,“第一,数据信息技术可以帮助农民提升产量,水、肥、药精准投入也可以帮助农民降低成本。 第二,智慧农业能帮助农民节约劳动力。整个农业生产当中劳动力的成本是非常高的,现在农村劳动力老龄化也是非常厉害的。第三,保护生态,灌水、喷药、施肥可以通过数据进行精准控制。最后也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数字农业改变了农业生产的方式和观念。以前农业生产是凭经验,现在是通过数据来进行管理。” 

  “现在全国的综合农业机械率应该是百分之六十左右,东北更高一些,应该有百分之九十几,因为东北都是规模化经营的大农场。”吴文斌告诉记者,小农生产模式会限制智慧农业的落地,这也是我国智慧农业与美国、欧盟、日本、英国差距较大的原因之一。“应该说我们发展还是非常快的,从技术到装备的研发,我们在迎头赶上,差距在越来越小。”

  “非常利好的消息就是这么多年国家一直在推规模化经营和土地流转。举个例子,苏州正在做智慧农业的试点,已基本实现了土地流转,农户手中只有土地份额,土地经营已经规模化了。比如这村里我有10亩地,但我只有权属,具体地在哪里,用来干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通过流转土地边界被打通了,这样就可以实现规模化经营。 ”吴文斌说。

   

  图为智能巡田机器人果实实时识别与检测画面 由吴文斌供图

  为了推广智慧农业技术,吴文斌去年还去了巴基斯坦。“这也是我第一次去了解巴基斯坦农业,那边农业发展水平比我们还是落后一点。所以现在他们也迫切地需要学习或引进中国一些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他们也缺水,和中国西部很多地方很像,所以他们也特别需要了解中国的节水灌溉模式。另外巴基斯坦也是小农种植,我们现在国内的很多技术、很多装备在巴基斯坦都有很好的应用情景。”

  “数字化和智慧农业去年会上我也讲了很多,会后他们政府官员、专家、企业和我们做了很多沟通和交流,希望我们的装备技术能够在那边做一些示范和应用。”

  吴文斌表示,虽然智慧农业是农业信息化的高级阶段,但这不代表处在初级阶段的国家不能使用智慧农业技术。“我们也可以用一些新兴的技术来帮助他们节水,提高水的利用效率。 我们的技术装备可以对整个农田的生产情况进行精准监测,可以帮助他们进行精准的管理和灌溉。投入不高,但产出效果是非常好。”吴文斌告诉记者,土壤湿度传感器价格只要几百块钱。

  吴文斌建议,中国的智慧农业技术和装备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平台走出去。“我们合作模式其实也挺多的,一个是把中国成熟的技术装备直接引过去,在那边做本地转化,还有一种方式是邀请我们国内的专家、学者到那边进行指导,一起来研发符合他们本地要求的解决方案。”(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鞠然)

(责任编辑:郭彩萍)

编辑推荐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140554)
治蝗.jpg
W020200327408235607956_258.jpg

【中巴百企疫后小目标】吴文斌:小农种植阻碍智慧农业落地 每个果子都有“身份证”

2020-08-28 09:28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在智慧化果园里,每棵树都有自己的档案,这棵树哪年种的,今年交了多少水,用了多少肥,打了多少药也清楚,未来做农产品的品质的溯源也更容易。现在很多地方水果上都会印二维码,可以查到它是哪里产的、谁产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农业科学院智慧农业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吴文斌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采访时说道。

  吴文斌表示,我国农业生产近年都在不断丰收,但最大的问题就是伴随着大量的环境破坏和资源浪费。“我们的劳动生产效率,资源利用效率和土地产出率是不高的。这就需要我们引入新的信息技术的手段,对传统农业进行改造。另外我国信息化发展也到了一定阶段,可以把数字技术和农业产业结合,未来的农业的发展方向一定是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 ”

   

  图为智能巡田机器人果实实时识别与检测画面 由吴文斌供图

  “智慧农业这个概念早在14年以前就已经提出了,直到17年左右才全面发展起来。”吴文斌告诉记者,从17年开始,农业农村部就在农村对数字农业进行试点。“国家每年投入三四个亿的经费来做智慧农业的试点建设,然后通过点带动面的发展。全国涉农的高校、科研单位也在围绕智慧农业的关键技术做各种研发和创新,提供科技供给能力。” 

  吴文斌认为,智慧农业真正的落地必须要企业来介入。“企业像我们熟知的阿里巴巴、腾讯都在纷纷布局智慧农业。 互联网企业有一个优势就是他们对信息技术的发展是很清楚的。另外他们对市场需求把握的是特别好。通过这种需求消费端去引领、改造我们上游的生产端,就形成了精准的产销对接。” 

  “举个例子,阿里巴巴它要卖蔬菜,他就在山东建一个产地仓,按照我的需求和标准生产后,很快就能进入阿里巴巴的冷链物流,后续可以直接进入它的电子商务平台进行销售。”吴文斌举例道。“企业的参与让整个智慧农业产业都活了,就能形成政府引导、科研单位技术支持、企业主导、农户参与的市场化运作方式,推动整个智慧农业的发展。”

  

  图为果树电子“身份证”号示意 由吴文斌供图

  吴文斌告诉记者,前几年农民对智慧农业的接受度不高,觉得信息技术好看不好用。“随着这么多年的发展,通过试点示范让数字技术的效果发挥出来之后,农户的接受程度在不断的在提升。” 

  对于数字农业为农民带来的好处,吴文斌列了四点,“第一,数据信息技术可以帮助农民提升产量,水、肥、药精准投入也可以帮助农民降低成本。 第二,智慧农业能帮助农民节约劳动力。整个农业生产当中劳动力的成本是非常高的,现在农村劳动力老龄化也是非常厉害的。第三,保护生态,灌水、喷药、施肥可以通过数据进行精准控制。最后也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数字农业改变了农业生产的方式和观念。以前农业生产是凭经验,现在是通过数据来进行管理。” 

  “现在全国的综合农业机械率应该是百分之六十左右,东北更高一些,应该有百分之九十几,因为东北都是规模化经营的大农场。”吴文斌告诉记者,小农生产模式会限制智慧农业的落地,这也是我国智慧农业与美国、欧盟、日本、英国差距较大的原因之一。“应该说我们发展还是非常快的,从技术到装备的研发,我们在迎头赶上,差距在越来越小。”

  “非常利好的消息就是这么多年国家一直在推规模化经营和土地流转。举个例子,苏州正在做智慧农业的试点,已基本实现了土地流转,农户手中只有土地份额,土地经营已经规模化了。比如这村里我有10亩地,但我只有权属,具体地在哪里,用来干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通过流转土地边界被打通了,这样就可以实现规模化经营。 ”吴文斌说。

   

  图为智能巡田机器人果实实时识别与检测画面 由吴文斌供图

  为了推广智慧农业技术,吴文斌去年还去了巴基斯坦。“这也是我第一次去了解巴基斯坦农业,那边农业发展水平比我们还是落后一点。所以现在他们也迫切地需要学习或引进中国一些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他们也缺水,和中国西部很多地方很像,所以他们也特别需要了解中国的节水灌溉模式。另外巴基斯坦也是小农种植,我们现在国内的很多技术、很多装备在巴基斯坦都有很好的应用情景。”

  “数字化和智慧农业去年会上我也讲了很多,会后他们政府官员、专家、企业和我们做了很多沟通和交流,希望我们的装备技术能够在那边做一些示范和应用。”

  吴文斌表示,虽然智慧农业是农业信息化的高级阶段,但这不代表处在初级阶段的国家不能使用智慧农业技术。“我们也可以用一些新兴的技术来帮助他们节水,提高水的利用效率。 我们的技术装备可以对整个农田的生产情况进行精准监测,可以帮助他们进行精准的管理和灌溉。投入不高,但产出效果是非常好。”吴文斌告诉记者,土壤湿度传感器价格只要几百块钱。

  吴文斌建议,中国的智慧农业技术和装备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平台走出去。“我们合作模式其实也挺多的,一个是把中国成熟的技术装备直接引过去,在那边做本地转化,还有一种方式是邀请我们国内的专家、学者到那边进行指导,一起来研发符合他们本地要求的解决方案。”(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鞠然)

(责任编辑:郭彩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