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疫后发展"小目标"|巴中特快|走廊记录者|中巴经贸热线|专线直击·出海|巴基斯坦人在中国|中巴经济走廊发现之旅|中巴农业与产业合作|专题|

【中巴百企疫后小目标】信洋盛:今年亏600万就算赚 巴工人一天工作16小时赚20元

2020-07-16 10:20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编辑推荐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140554)
微信图片_20210901143254.png
微信图片_20220701155820.png

【中巴百企疫后小目标】信洋盛:今年亏600万就算赚 巴工人一天工作16小时赚20元

2020-07-16 10:20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从春节到现在亏了将近300万,今年亏600万就算赚了。”山东信洋盛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文明在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采访时说道。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世界渔业的冲击很大。

  海鲜进口价格与去年持平 但销量大缩水 

  “春节之后还是有货从巴基斯坦运过来,但量比较少。去年这个时候大概进口了40个货柜,而今年只进口了20多个。”刘文明做巴基斯坦海鲜进口已经有11个年头了,除了巴基斯坦,印度、伊朗也是他的进货源。“今年受疫情影响比较大,不光是巴基斯坦,世界各地的渔业还有肉类产业都不好。原因一个是国内的销售不好,消费者经济来源等各方面都较为低迷;还有就是海关查的比较紧,进货的费用就增加了。”

  “有个货柜已经到青岛港15天了,还在排队等待查验,今天又有两个货柜抽到查验。货都积压在港口,资金链就断了。且现在海鲜都是冷链运输,电费每天就要1000,无形中我们亏的太多了。”对于货柜积压的问题,刘文明十分担忧。“我们也是盼着查得严些,多配备些检验人员就好了。”

  图为巴基斯坦进口带鱼 由刘文明供图 

  “我从事这行几十年了,基本上每个省的每个市都有我的合作伙伴,来了货以后会直接送给他们。现在我们进口的主要是鱿鱼系列、带鱼系列还有墨鱼系列,价格基本上和去年持平,但以前他们(销售商)要10吨的现在只要1吨了,要1吨的现在只要几公斤。”刘文明叹息今不如昔,“以前货物在巴基斯坦一装船,中国这边就订完了,现在每天海上都漂着我们的货,回来以后销售也很慢,甚至还要亏钱卖,做贸易的都受不了。”

  “去年盈利大概有9000多万到1个亿吧。”刘文明粗略估计道,“今年从春节到现在亏了将近300万。海产品行业的旺季是7月份到春节,7月份以后再看吧,按照目前这个情况,我计划亏500万到600万就算今年挣钱了。”

  工作16小时赚20元 老巴月工资≈一顿烧烤 

  “巴基斯坦海鲜质量是一年比一年好了,加工工艺越来越好。”刘文明在巴基斯坦有几家海鲜加工厂,十几年来为改进海鲜加工工艺下了大功夫。“为了培训工人,我叫中国工人做样品出来,让他们按这个样品去卡(标准)。现在每个工厂都培训了一两个人专门负责工艺检查和标准验收,只有和要求的一模一样的才能上冻。”中国疫情之后,很多工厂复工面临工人不足的问题,而在巴基斯坦这样的问题貌似并未发生,“巴基斯坦劳动力很便宜,现在很多工厂不开,他们大多都待业在家。”刘文明表示,这边工人流动性很大,这也是这边工厂加工工艺改善困难的原因。“工人每天干16个小时,走的时候结账,他愿意来就明天再来,1天差不多能拿20人民币。”

 

  图为在巴基斯坦工厂包装好的海鲜成品 由刘文明供图 

  刘文明告诉记者,20元的日薪还是近年提高后的,几年前10元都赚不到,“像咱们上饭店消费,或吃顿烧烤,一顿饭就顶他一个月工资了。”

  “看看他们的生活,我就觉得咱的日子很安逸了,很知足了。这个时候,心态一定要放平。我还得养活我们公司十几口子员工呢,再苦再累也得接着干。”刘文明说。

  中国员工在巴戴防毒面罩 给巴员工免费口罩都不戴 

  “巴基斯坦人的防疫意识和咱国内工人都不一样。我前段时间邮过2万多个口罩过去,他们都不带。那边现在高温,白天能到40多度,他们嫌热,戴口罩喘不过气来。”刘文明说。

 

  图为巴基斯坦工人在装货 由刘文明供图 

  “中国去的管理人员防疫意识挺好的,出了宾馆就必须戴防毒面罩。”刘文明颇为感慨,“那边的管理人员心理压力挺大的,工厂每天都在上货,他们每天都要在那盯着,检查质量。几个工厂来回跑,每天还要上码头,挺累挺辛苦的。我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跟他们视频,安抚一下,问问他们在那边吃得好不好?家人怎么样?”虽说企业有亏损,刘文明也没有少发企业员工一分工资,“工人能不能理解老板的困难那是他的事,我能做到的一定得先做到,保证疫情期间不要出现别的问题。”

  采访的最后,谈及企业目前的需求,刘文明说:“私营企业在疫情期间生存不容易,还是希望海关能多安排人员,把现在一个月才能完成的事情变成半个月完成,需要十天办理的事变成一个星期办理,这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鞠然)

(责任编辑:李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