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经视频滚动新闻

为什么应该坚持棚改货币化

2018-07-02 16:20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近期,关于棚改货币化对住房市场影响的讨论异常激烈。一种观点认为,棚改货币化带来的巨大被动性住房需求及注入到居民部门的流动性,是新一轮住房价格上涨尤其是三四线城市房价上涨的重要驱动力。支撑该观点的数据主要源于2017年住建部领导的公开发言,“2016年棚改货币化的安置比例48.5%,去库存大约2.5亿平米,占当年住宅商品房销售面积的18.2%”,但大部分人忽视了这段话有个重要的前提假设,即所有棚改货币化安置的家庭都重新购置了住房。

  事实上,根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在2013年至2017年的货币化安置家庭中,仅20.4%的家庭重新购房,占全部购房家庭的比例仅为4.1%,对住房市场的影响非常有限。而投资性住房需求才是当前推动三四线房价迅速上涨的主要因素。

  一、棚改货币化对住房市场影响有限

  棚改货币化家庭购房比例低。根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2013年至2017年,7.9%的城镇家庭经历了拆迁,其中接受货币化安置的比例为31.6%。这些拆迁家庭中,13%的家庭新购了住房。虽然货币化安置家庭购房比例略高,但也仅为20.4%,还有近80%的货币化安置家庭并未购房。

  从区域上看,货币化安置家庭购房比例在一、二、三线城市分别为12.0%、26.4%和14.8%。三四线城市货币化安置家庭购房比例远低于二线城市。

  整体来看,棚改购房家庭占总体购房家庭比例都不高。2013年至2017年间,棚改购房家庭仅占全部购房家庭的8.3%,货币化安置购房家庭仅占全部购房家庭的4.1%。同时,三四线城市拆迁家庭占购房家庭的比例同样不高,仅为5.6%,甚至低于一二线城市。

  二、为什么棚改货币化家庭不购房

  原因一,家庭住房刚需已基本满足。货币化安置本身是家庭自愿选择的结果。根据住建部2009年的295号文件,被拆迁人可以自愿选择实物安置或货币补偿。因此,已有多套房的家庭更倾向于选择货币化安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显示,52.0%的货币化安置家庭在棚改前已经拥有多套房,远高于城镇其他家庭,这也是近80%货币化安置家庭拆迁后未购房的主要原因。同时,选择货币化安置且未购房家庭户主平均年龄为57.9岁,比城镇家庭年龄平均数高3.5岁。从由年龄决定的消费需求角度讲,他们的住房需求更低。

  原因二,家庭购房财力不足。首先,相比于新房价格,货币化补偿金额并不高。2013年至2017年,接受货币化补偿的家庭平均获得补偿金31.5万。货币化补偿后未购房的家庭,其平均补偿额仅为23.1万。在货币化安置比例较高的二三线城市,二线城市补偿金为36.3万,远低于二线城市的房价;而三四线城市补偿金为18.6万,与当地房价仍然存在差距,这意味着拆迁户仅靠补偿金并不能全款购置新房。此外,拆迁户就业率低,有34.0%的家庭无人就业。在这些无业家庭中,有60.6%是因为家庭成员离退休,23.7%是因为丧失劳动力。即使家庭有就业人员,其家庭劳动收入也偏低。数据显示,棚改货币化且未购房家庭的年平均劳动收入仅为4.1万,低于城镇的4.8万。

  调查发现,货币化安置且未购房家庭中,70.3%居住在自有的其他住房中,这些住房主要是拆迁前拥有的多套房,以及小部分拆迁后通过自建、继承等方式获得的新住房。还有其余28.3%的家庭,通过租赁或者免费借住亲友住处的途径解决了住房问题,这其中又有39.5%居住在公租房中,继续享受住房保障福利。

  三、棚改货币化补偿款流向了哪里

  2013年至2017年,7.9%的城镇家庭经历了拆迁。其中,货币化安置比例为31.6%,加上7.4%的拆迁家庭同时获得了实物安置及货币补偿,共计39%获得了货币补偿,平均补偿金额为31.5万。这相当于政府直接转移支付给居民2.9万亿。如果按照前文分析仅少量棚改货币化家庭新购了住房,那么剩余补偿款又去了哪里?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显示,除去已购房家庭,货币化补偿增加了家庭储蓄,减轻了家庭负债,增加了家庭创业比例及工商业资产,提高了家庭投资性收入,提升了家庭消费。

  家庭金融资产大幅上涨。2013年至2017年间,货币化补偿后未购房的家庭平均金融资产从13年的6.6万,上涨至17年的34.3万,共上涨27.7万。从结构上看,风险金融资产上涨14万,非风险金融资产上涨13.7万。

  家庭负债情况明显好转。从负债比例上看,2013年至2017年,货币化后未购房的家庭拥有负债的比例降低,从2013年的26.3%下降至2017年的21.8%;平均负债金额从17758元下降至17177元,而货币化补偿后的购房家庭,平均负债金额从3.3万大幅上涨至9.2万,未经历拆迁的城镇家庭平均负债金额从4.3万上涨至6.2万。

  家庭从事商业的比例增加,工商业资产上涨。2013年至2017年,货币化补偿后的未购房家庭从事工商业经营的比例从2013年15.4%上涨至21.2%。相应地,家庭平均工商业资产从12.2万上涨至29.4万,涨幅远高于其他类型家庭。

  家庭投资性收入上涨。2013年至2017年,货币化补偿后未购房的家庭平均投资性收入从2348元上涨至10768元,收益绝对额明显高于其他城镇家庭。家庭平均工商业收入也从6609元上涨至9801元,上涨48.3%。

  家庭消费水平显著提升。收入上涨,金融资产上涨,直接刺激家庭消费水平升级。这些家庭的家庭年消费从2013年的4.5万上涨至2017年的7.7万。其中食品支出上涨最高,为8099元,其次是居住支出上涨6028元,交通通信支出上涨5430元,教育支出上涨4729元,医疗支出上涨3635元。从消费结构调整上看,食品支出虽然是家庭的最主要支出,但占比明显下降,从2013年的43.4%下降至2017年的36.0%。而教育支出及交通通信支出占比上涨最为明显,分别从10.2%上涨至12.1%,8.4%上涨至11.9%。

  四、投资性购房才是当前购房的主要动机

  货币化安置家庭购房以投资性购房为主。2013年至2017年,新购房的货币化安置家庭中有69.0%已拥有住房,而同期购房的其他家庭中,拥有住房的比例仅为42.6%。

  同时,比较2008—2018年第一季度全国家庭的购房动机,投资性购房比例在不断上涨。2008年投资性购房占19.6%,2013年上涨到28%。2016年上涨到33.4%。2017年37.6%,2018年50.3%。

  其次,从家庭住房居住情况上看,也主要是投资性购房。考虑2013年至2017年,购房家庭在2013年的居住状况为,一线城市63.6%的家庭居住在自己的房屋里面,二线为69%,三线为80.4%。租房家庭占购房家庭比例低。

  综上所述,棚改货币化对住房市场影响有限,投资性住房需求才是驱动房价迅速上涨的重要因素。相对于“一刀切”的实物安置,货币化安置给了家庭选择是否购房的自由,在提升资金使用效率、增加家庭储蓄、减轻家庭负债、增加家庭创业和工商业资产、提高家庭投资性收入提升家庭消费水平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在当前多套房比例居高的情况下,应该继续坚持棚改货币化安置。

  (作者:甘犁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弋代春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房产城镇化首席研究员)

(责任编辑:项佳丽)

编辑推荐

Editor's Picks
20th

02:27

信达证券研发中心副总经理刘景德表示纳斯达克和道琼斯指数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外盘导致了一定的心理影...
20th

每周中国经济关注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央行货币政策、双十一电商节。
20th

2018年5月,阿里巴巴宣布全资收购成立于巴基斯坦的电商公司Daraz。此前,该电商公司负责人表示,Daraz将...
19th

02:59

11月19日,中航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郁峰在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中韩专线直击”节目中表示:“上周末...
19th

00:53

10月份美国股市大幅下跌,道琼斯指数和标准普尔指数跌幅超过4%,尽管出现了小幅反弹,但跌势仍在继续。...
17th

01:35

瓜达尔港计划发展局局长Munir Ahmed Jan接受采访时建议,智囊团和媒体以及政府官员应该通过中国经济网、...
kakaopay.png

【中国经济·每日一问】韩国企业Kakao Pay能否完成扩展世界版图的目标?

Kakao Pay计划打造全民使用的生活金融平台,并计划于明年第一季度在日本率先启动全球结算服务,并有望扩大到中国和东南亚。这...
微信图片_20181119141056.png

【中国经济·每日一问】韩国第三季度就业人数下滑,都是“岗位饥荒”惹的祸?

韩国统计局15日发布《第三季度地区经济动向》,报告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首尔地区的就业者人数同比下降了11.7万人。经济增长预...
timg.jpg

【中国经济·每日一问】进博会双十一双管齐下,中国消费市场繁荣发展

10日,中国首届进口博览会落下帷幕,11日又迎来了中国最大的双十一电商节。众多海外产品的销售也在增长,双十一同时也成为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