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经电视 > 中经电视滚动新闻

中国能把美国逼入经济衰退?

驳外媒所谓"中国经济灾难的五大迹象"
2012年08月16日 13:48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6日讯  (记者李凡)  在上半年GDP破八后,中外媒体对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其中,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美国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栏文章,文章先是列举了所谓“中国经济灾难的五大迹象”,之后说中国将把美国经济、甚至世界经济逼入衰退。那么,美国媒体的报道是危言耸听,还是中国经济真的面临着一些难题?为此,中国经济网邀请到了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殷剑峰和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陈及,做客《经济热点面对面》栏目,逐一评点外媒例证,客观分析中国经济当下的一些问题。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殷剑峰(中)和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陈及(右)

 做客《经济热点面对面》栏目

中国经济网 闫微微/摄


    一片哀鸿太片面 制造业不可能回归美国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莫斯在《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经济灾难的五个迹象》。文章认为,中国或许已经进入衰退,并列举了5个数据作为例证,分别是企业借款减少;制造业产出下降;利率意外削减;进口增长停滞以及GDP增速预期下调。随后文章指出,在中国被广为传颂的经济增长引擎已经熄火了。对此,殷剑峰和陈及都认为,中国经济增速虽然有所回落,但把7%以上的经济加速度描述为熄火,太过夸张。殷剑峰指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连能续几十年保持9%、10%的增长速度。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提高,中国已经进入中上等收入国家水平,客观规律决定中国经济增速一定会下滑,但这种下滑势头并不可怕。陈及认为,判断中国经济的走势,不能只在全球经济下行的阶段。“单用这个来投射是不合理的,这反映不出中国长期的趋势。从短期的增长率降低就觉得好像一片哀鸿,这是片面的。”

     5个数据中的大部分,像借款和进口减少、降息等,近来我国媒体都进行了较为充分的解读,殷剑峰和陈及主要批驳了莫斯有关“制造业产出下降”的判断。首先,两位专家指出,中国的制造业产出没有下降,只是制造业的增速有所下滑。陈及解释说:“这折射了全球贸易的问题,比如欧债危机和一些发达国家内需的持续低迷,影响到了中国。既然世界上其他经济在衰减,我们不可能盲目生产。”殷剑峰进一步指出,现在我国制造业有回暖并筑底回稳的迹象,比如东南部地区非房地产投资正在企稳,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向更多的资本密集型转移。

    关于中国的制造业,美国福布斯网站近来还有这样一种说法,认为现在中国人都担心房地产泡沫,但实际上对中国经济真正的威胁是制造业泡沫,制造业将会以技术密集型为主,且10年左右将回归美国。对此,殷剑峰首先表示,中国制造业泡沫纯属无稽之谈。“观察历史上老牌的工业国家就会发现,制造业的就业会占到30%,这样大概持续50到100年才会超过30%。中国目前还没有进入30%的最低基本线,进入后,还会有几十年的发展。”针对制造业的发展方向,殷剑峰认为,从技术方面来看,是资本密集型还是劳动密集型,最终还是看哪个价格更便宜,成本更低。“并不是说技术密集型就一定排除劳动密集型,这个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未来肯定是资本密集型、劳动密集型、技术密集型梯次分布。”陈及则认为福布斯的结论比较虚幻:“如果未来把所有东西放在自动化上,那也是很好笑的事情。制造业的方向不可能是单纯的自动化,维修、售后、物流还是需要人。我国把过剩的制造业产能通过下行的市场进行强制淘汰,会孕育创新。”

    中国还没奢侈到债务危机的阶段  2014年经济可能过热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根据所谓的中国经济增长引擎熄火的5个数据,莫斯又做了进一步的深究并指出,他发现了所谓“中国经济灾难的五个迹象”。第一个是中国地方政府正在被债务淹没,这和欧元区状况一样,中国房屋销售额及买家信心下滑,这也会和美国的情况类似。对此,殷剑峰指出,莫斯并不了解中国,中国的基本经济情况和欧元区完全不一样。“这些人在说中国政府负债的时候,通常没有看到资产,中国政府是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有土地,有国有企业等很多资产,中国经济还没有奢侈到去出现债务危机的阶段。”殷剑峰继续说,“中国应趁着经济前景好,把过于依赖土地财政的格局扭转过来。”殷剑峰还强调了人口结构变化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他说:“劳动人口占比增速出现拐点,房地产市场就很可能出现问题。这个拐点在日本是1988年,1990年日本房地产市场崩盘;在美国是2002年,2006年美国的房地产崩盘;西班牙2004年出现拐点,很快房地产市场就崩了。中国的拐点在2004到2006年左右,但是中国的房地产依然很坚挺,其中有很多原因。中国确实应该用柔性的手段来挤压房地产的泡沫,最理想是房价不要涨得太快,经济涨,收入涨,到时候房价也就下来了,这是最理想的方式。”陈及认为,目前房地产的调控,由于情况比较紧急,压泡沫的速度有些快,是一种急救的办法。

    莫斯提出的中国经济灾难的第二个迹象是,随着多年来第一次出现低于8%的GDP增速,外来务工人员的工作面临危险的时候,中国经济就会发生动荡。殷剑峰和陈及反驳说,现在中国劳动力需求非常旺,是供不应求的局面,莫斯对中国根本不了解。殷剑峰补充说,从历史上来看,中国经济是逢3涨,逢8衰---上世纪1993年经济过热开始涨,1998年开始衰退,本世纪2003年开始涨,2008年开始衰。“这也是因为中国经济背后有政府管理的机制效应,差不多是十年一个周期。2014年可能是经济出现过热的年份,而不是一个硬着陆的年份。”

    莫斯认为的第三个灾难迹象是中国富豪开始输出资本。殷剑峰笑言道:“大国崛起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特征就是对外输出资本。我们恰恰是鼓励居民到外国投资。如果出现这样的迹象,恰恰说明我们过去的政策是成功的,这有助于分散我们的外汇储备,有助于中国经济下一步的发展。”针对不少有钱人都选择移民,把个资产转化成更易流动的资产的现象,殷剑峰解释说:“很多人对这个概念有些混淆。富豪如果真的把资产用到国外投资,无非是用人民币到中央银行换成美元,他的人民币并没有拿到国外去,不会对股市、房市造成影响,只要中央银行愿意用他的货币进行调控,就不会有想象的那么大影响。”陈及则认为,中国的富豪基本上是在实体经济里,在资本账户没有开放的前提下,变现并非易事,所以资本外流在中国还不可能是大规模的现象,且即使出现,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都是正常现象。

    在警示环境和通胀问题时,莫斯用了这样一个比喻----一个中国人关掉空调,世界经济就会感冒。随后莫斯还提出了一个疑问,----中国的五大灾难有没有可能达到临界点,之后引爆,并迅速传导给其它国家,把美国,甚至世界经济拖入衰退呢?对此,陈及表示,就像中国也不希望美国经济出问题一样,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他要感冒确实中国也会打寒颤。现在反过来,实际也说明了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和影响力。殷剑峰则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出问题,对美国会出现双重影响,一是实体经济层面,一是金融层面,这有可能加剧美国的财政危机。“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出口市场,出口大幅减弱肯定会影响美国;另外一方面,中国如果出现问题,购买美国国债的能力会受到影响,如果中国不购买美国国债,美国国债会发给谁呢?”

    要加快改革 可能需要设立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

    其实,我国的经济学者,并没有回避莫斯在美国《外交杂志》文章中提到的一些现象。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在《关于我国若干重大经济社会问题的思考(上、下)》这一2万多字的文章中,在明确提出阻碍我国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因素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些能够对冲经济下行因素的力量。比如,城市化率的上升所带来的成长效应;贯彻科学发展观、走创新型国家之路中“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作用;中国现实生活里的政治周期因素;在“顶层设计”下,上下互动取得配套改革的红利以及“社会管理红利”等。

    殷剑峰和陈及在节目中也都谈到了一个词,改革。陈及认为,我国改革还有很大空间,我国经济的发展潜能更多应寄予在生产关系上的调整上,这会为国民经济的调整,为内需的扩大提供根本性的支持。殷剑峰也指出,我国在改革方面有很多研究报告,比如税收体制改革、金融改革等等,在改革措施上实际也达成了共识。“但问题的核心在于,改革说白了就是让相关的部委、行政部门放弃自己的权利,而这些事又要交给这些部门去做。自己给自己动手术,壮士断腕是很难的。我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推动很快,当时是有一个独立的部门叫体改委,也许我们后面要加快改革,可能也需要设立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去推动各个行政部门的改革。”

    

(责任编辑:贾玮)